翻身農奴卓瑪群宗一家的新舊兩重天

時間:2020年05月08日 來源:西藏日報 作者:

背景色:

1959年7月,民主改革正在西藏大地上波瀾壯闊地展開,剛剛脫離舊西藏苦海的墨竹工卡縣工卡村的農奴們紛紛聚集起來召開控訴大會,控訴萬惡的舊社會。這一天,除工卡村幾十戶人家外,還有距工卡村三四十里范圍的500多人也聞訊趕來。參加大會的翻身農奴們在會場觀看了一出把現實生活搬上舞臺的悲劇,劇名是“卓瑪群宗一家”。這是根據工卡村50多歲的翻身農奴卓瑪群宗老阿媽一家的真人真事編演的舞臺劇。劇一開始,觀眾就被劇中的情節深深吸引住了。故事發生在幾年前,這一家農奴終年為領主支差役,受著高利貸剝削,靠乞討度日。后來,他們被逼得向山南地區逃亡。在逃跑的路上又被領主派人抓了回來,一家人被綁在寺廟里。經過一頓酷刑毒打,老阿爸被活活打死了,其他人又繼續著地獄般的奴隸生活。直到民主改革后全家才獲得自由。舞臺劇十分逼真動人,臺上是一陣陣嗚咽、哀訴,臺下是一陣陣啜泣和悲憤的呼聲。在劇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扮演大女兒的演員,她那細致真切的一舉一動、凄苦委婉的一言一語,強烈地敲打著人們的心弦。她在演到挨餓討飯、遭受酷刑毒打、抬尸送葬的時候,哭喊著“我們農奴的苦就像拉薩河水一樣不停地流,怎么也流不完……”臺下的人們都被感動得泣不成聲,一些人不忍看完便哭著跑回家了,卓瑪群宗老阿媽本人也在臺下哭昏了過去。

扮演大女兒的演員是誰呢?編導這出戲的又是誰呢?原來這一切都是當事人卓瑪群宗的大女兒桑古卓瑪自己來承擔的。訴苦大會后,新華社記者訪問了桑古卓瑪。她談道,在她最初編排這出劇時,一想起一家人過去的遭遇,就難過得要哭,很難排練下去。但是為了揭露農奴主對農奴的殘酷壓迫,最后還是和村里的青年男女們一起把劇表演出來了。談話時,卓瑪群宗老阿媽也在一旁哭訴,一家人所受的苦呀,大海大湖都裝不下!老阿媽說,在他們逃亡被抓回來后,瘦得只剩皮和骨頭的一家人被綁成一串,就像麻繩拴著一串干奶渣一樣,受盡了鞭抽棍打。老阿爸被打得渾身稀爛,像剝了皮的洋芋。大女兒桑古卓瑪從10歲就開始為領主支差役,哪怕在寒冷的冬天也得光著腳外出為領主背東西,腳被凍得出血,斑斑血跡都灑在了雪地上。后來,又被逼著給領主當傭人,受盡了屈辱。她曾多少次從路旁的小佛塔悄悄偷回燒香人供奉的一小勺糌粑,給全家人分食,一家人差點被餓死……

1963年3月初,新華社記者再次采訪了卓瑪群宗一家。此時西藏的民主改革已經過去了4年,百萬農奴悲憤的弦音換上了歡慶的樂曲。藏歷新年剛過,歡樂的工卡村人們趕到十多里外的縣人民政府所在地參加墨竹工卡縣第一屆群眾文藝會演大會。會場紅旗飄揚,互助組的組員們臨時搭起的鍋灶炊煙繚繞,灶邊堆放著一袋袋糌粑和其它食品。人們穿著嶄新的節日服裝,喜笑顏開。會演中有藏戲,也有歌舞。90多個節目都是群眾自編自演的,內容都是歌唱共產黨、歌唱毛主席、歌唱幸福新生活。其中,有一個節目叫“卓瑪群宗一家的新生活”。臺上扮演女兒角色的依然還是卓瑪群宗的大女兒桑古卓瑪。演出中,臺上的演員和臺下的群眾依然流下了眼淚、發出了陣陣呼喊聲。但此時,人們流下的是幸福的淚水,喊出的是對共產黨、毛主席無限感激的心聲。

卓瑪群宗一家在民主改革后分得了24畝土地、一所房屋、還有牛羊,生活一天比一天過得好。大女兒桑古卓瑪當上了農會副主任,領導一個鄉的工作,兩年前成了家,還生了一個孩子。二女兒正在北京一個干部學校學習。記者和桑古卓瑪談起四年前她自己表演的事情,她慢慢地說:“四年前自己演戲,今天自己也演戲,時間不同、心情不同。過去我演的是自己的苦,自己很傷心,大家也很難過;今天演的是歡樂幸福的人間喜劇,我很高興,大家也很快樂……”停了一會,她的話語響亮起來:“過去的節日和歡樂都是貴族老爺的。只有今天,我們勞動人民才有了自己的節日和歡樂,這都是黨的恩情啊!”

(本故事文字由西藏自治區黨委黨史研究室提供)

政務APP

政務微信

政務微博

极速排列3 丘北县 | 平顶山市 | 湘阴县 | 海林市 | 兰考县 | 香河县 | 嵩明县 | 长兴县 | 紫金县 | 桃江县 | 象州县 | 新昌县 | 鄂托克前旗 | 兖州市 | 石嘴山市 | 竹溪县 | 波密县 | 镇赉县 | 新津县 | 合阳县 | 类乌齐县 | 甘泉县 | 绵阳市 | 永丰县 | 望奎县 | 乌审旗 | 金塔县 | 从化市 | 积石山 | 连江县 | 蕉岭县 | 根河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