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雪救災的英雄集體——查果拉哨所

時間:2020年04月17日 來源:西藏日報 作者:

背景色:

查果拉哨所,位于喜馬拉雅山北麓日喀則市崗巴縣的冰峰雪嶺之中。查果拉,藏語意為鮮花盛開的地方,但查果拉哨所卻常年寸草不生,海拔5318米,空氣中的含氧量只有內地的35%,年平均氣溫為-10℃,最低溫度達-40℃,每年大雪封山6個月,是我國最高、最艱苦的邊關哨所之一。在這樣極其艱苦的環境下,查果拉哨所一代代指戰員以苦為樂、以苦為榮,克服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擔負著保家衛國的神圣使命,譜寫了一曲曲沁人心扉、感人至深的軍民團結之歌。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日喀則地區亞東縣吉汝鄉遭遇嚴重的風雪災害。一時大風肆虐、沙石漫天、氣溫驟降,大雪鋪天蓋地而來,不到20個小時,地面積雪達三尺多,牧場、河谷、山巒都被厚厚的積雪完全覆蓋。最為嚴重的是,在牧場放牧的7名群眾被風雪阻困,帳篷被積雪吞沒,僅有的燃料、食物很快消耗殆盡,天寒地凍,饑寒交迫,生命垂危,一萬多只牛羊也在風雪中跑散。

在這危機時刻,查果拉哨所立即作出救援部署。全體指戰員紛紛向黨支部提出申請,加入抗災救災工作。黨支部副書記、隊長胡同德和支委委員、副隊長戰斗分別帶領抗災小分隊,背著燃料、干糧等物資,踏著齊腰深的積雪奔向牧場。戰士們走在雪地里,鞋子結起了“雪疙瘩”,每踩一腳,“噗哧”一聲深深地陷下去,再艱難地拔出腳,“噗哧”一聲再邁出第二步。刺骨的寒風卷起雪粒迎面撲打,打在戰士們的臉上……就這樣,在狂風暴雪中持續行軍7個小時,終于到達牧場。

戰士們不顧疲憊和嚴寒,一到牧場立即投入救援工作。經過艱難的搜尋,終于找到了在大雪中被困一天一夜的5位牧民,他們肢體凍僵、近乎昏迷。戰士們毅然脫下大衣,披在牧民身上,把他們都地背回牧場。牧場里看不到牲畜和帳篷的痕跡,戰士們就地毯式地刨雪,經過2個多小時努力,終于找到了帳篷。他們把帳篷重新搭起來,讓5位牧民躺在帳篷里,用背來的燃料做飯。5位牧民得救了,可是還有多吉和卡堆2位牧民不知下落。

戰士們又出發了。這時,天黑了,風雪也更大了,搜救工作更加困難。在極端天氣下連續作戰的戰士們面臨著嚴峻的生理、心理考驗。時間就是生命,在隊長胡同德的帶領下,雙腿已經凍腫的戰士們以大無畏的英雄氣概,義無反顧地沖入寒夜,繼續搜救。

第二天天剛亮,在一個雪窩里找到了生命垂危的多吉和卡堆。戰士們趕忙脫下棉衣披在他們身上,拿出水和干糧,一口一口地喂他們。慢慢地,他們的身體有所恢復,但下肢仍然凍僵,沒有辦法走動。  戰士們就輪流將他們背回牧場……

副隊長戰斗帶領的小組經過連夜搜尋,終于把走散的牛羊趕回了牧場。戰士們又紛紛脫下毛衣,裹在羊羔身上,把羊羔抱在懷里。牛羊已餓了兩天兩夜,如果不能盡快找到飼草,大批弱畜幼畜很快就會餓死凍死,經過商量,大家決定立即把牛羊從牧場趕回吉汝鄉。

牧場離鄉政府有較遠的距離,風雪天氣還在持續,通往鄉政府的簡易小路已被大雪覆蓋,7名群眾已體力不支,牛羊無法在松軟的雪地持續行走,只能等到晚上積雪變的稍為堅硬時再趕路。為了避免大批牛羊在途中餓死,戰士們又在草地上刨雪,刨出枯草讓牛羊啃食。大家刨了一整天,不少戰士的指甲都刨斷了,但是戰士們仍然積極樂觀地戰斗著。

到了晚上,戰士們在呼嘯的寒風中踏著齊腰深的積雪,背著群眾,趕著牛羊,向著吉汝鄉政府的方向出發了!經過4個風雪之夜的艱難行走,終于把受災群眾和牲畜安全地護送到了鄉政府。

1965年10月,查果拉哨所被國防部授予“高原紅色邊防隊”榮譽稱號。1990年,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同志親筆為查果拉哨卡題詞“雪山紅旗,永放光芒”。

政務APP

政務微信

政務微博

极速排列3 泸水县 | 刚察县 | 沾益县 | 郯城县 | 华安县 | 军事 | 扶风县 | 石河子市 | 长岛县 | 筠连县 | 丹巴县 | 湘乡市 | 海阳市 | 北安市 | 崇文区 | 开阳县 | 旬阳县 | 扎鲁特旗 | 炉霍县 | 新津县 | 巴里 | 扎赉特旗 | 屏南县 | 车致 | 曲阜市 | 娄底市 | 太仓市 | 玉龙 | 丰都县 | 涪陵区 | 普陀区 | 平陆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