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路入云端 雪域鑄忠魂—記“天路將軍”慕生忠

時間:2020年03月16日 來源:西藏日報 作者:

背景色:

在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上,有一條海拔最高、舉世聞名的青藏公路,它像一條玉帶飄過雪山之巔,像一道彩虹跨過泥沼深潭,將西藏與祖國內地緊緊連接在一起。每當人們走在這條青藏公路線上,有一個人的名字總會被大家不斷地提起,他就是被人們尊稱為“青藏公路之父”的“天路將軍”慕生忠。

1951年,西藏地區糧食依舊緊缺,百萬藏族群眾掙扎在饑餓線上。負責從青海向西藏運糧的慕生忠同志看到,送去的糧食只是杯水車薪,改變不了現狀;進藏的艱難經歷讓他明白,靠原始的運輸方式和天然險路來保障西藏供給絕非長久之計,必須在這高原之巔修一條“生命之路”。1954年2月,慕生忠懷揣著信念和夢想,裹著一身厚厚的皮大衣,毅然踏上了北上請命的征程。幾番周折,慕生忠找到了剛從朝鮮戰場歸來的彭德懷同志。慕生忠詳細敘述西藏的交通狀況后,彭德懷同志被眼前這位目光篤定、態度誠懇而又執拗的中年男人感動了,修建青藏公路意義深遠,必將造福西藏人民。彭德懷同志積極促成,后經周恩來總理批準,同意青藏公路修建報告。

1954年5月,西北局成立青藏公路指揮部,慕生忠擔任青藏公路筑路總指揮。青藏公路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河網密布,沼澤綿延不絕,年平均氣溫只有零下5攝氏度,永凍土層深達120米,空氣中的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一半。當時不僅氣候環境極其惡劣,而且人力、物資也是極度缺乏,修建青藏公路是一場極其艱苦、開天辟地的征戰。慕生忠帶著全體筑路人員在青海格爾木以南30公里處召開了青藏公路修筑動員大會,他說:“不平常的事業,就是我們平常人干出來的。我們要修一條青藏公路,這是歷史上沒人干過的一項偉大事業。”就這樣,在自然條件極其惡劣、物資供應嚴重不足、技術力量極度缺乏的特殊條件下,慕生忠帶著筑路軍民,每人配備一鎬一鍬,向世界屋脊發起挑戰。在筑路進程中,慕生忠總是身先士卒,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起早貪黑、掄鍬勞動。修橋時,他帶領干部和民工一起跳進水里打橋樁,他還時常微笑著對筑路的同志們說:“見面握手,誰的手上沒有老繭和血泡就不是好干部!” 有一次,在沱沱河上修的路面被洪水沖毀了,慕生忠第一個跳到河中搬石砌路。不管同志們怎么勸說,他始終堅持在河水最深最急的地方帶頭施工。河水冰冷刺骨,如一把插入骨髓的利劍,在水里站一會兒,兩腿就僵硬麻木失去知覺。就這樣,慕生忠在水中整整堅持了10多個小時。路修好了,他的雙腳卻腫得穿不進鞋,雙腿也留下了固疾,每逢天氣變化,便疼痛難忍。

10月,青藏公路已修到唐古拉山口,當時氣溫已達到零下30攝氏度,山口海拔5231米,空氣中的含氧量不足平原地區的三分之一,不要說是掄大錘修路,就是站著說話都非常吃力。當時生活物資更是雪上加霜,糧食的供應基本斷絕,伙食也僅靠加鹽的面疙瘩維持生活。筑路隊員個個面色紫黑、嘴唇干裂,消瘦得都變了形。白天大家饑不果腹,堅持施工;夜晚帳篷里冷得像冰窖,大家只好擠成一團,蓋上棉被,互相取暖。為了搶在大雪封山前打通山口,慕生忠便帶領筑路人員迎著風雪,邊掄鎬邊喊:“加油,戰勝唐古拉!”在這段最艱苦、最困難的歲月里,慕生忠對大家說:“人都免不了一死,但人的死大致有三種,無非是老死、病死、戰死。我不愿意躺在床上慢慢老死、病死,而愿意死在戰斗的崗位上。”他在一把鐵鎬上烙上了“慕生忠之墓”五個字。他說:“如果我死在這條路上了,這就是我的墓碑,路修到哪里,就把我埋在哪里,頭朝著拉薩的方向。就這樣,在唐古拉山上整整鏖戰了一個月時間,這段最艱難的路終于被打通了。慕生忠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在給中央的電報中寫到:”我們已戰勝唐古拉,在海拔5000多米以上修路30公里,這可能是世界上最高的一段公路。“在修筑青藏公路的途中,經過許多未知名的地方,給這些地方起名字便成了慕生忠等進藏修路同志們的”業余愛好“,望柳莊、雪水河、西大灘、不凍泉、五道梁、風火山、開心嶺、沱沱河、萬丈鹽橋……這一個個如今在青藏線上耳熟能詳的地名,無不寄托著慕生忠對這片高原熱土的深厚感情。

1954年12月15日,慕生忠率領筑路英雄們駕駛著100臺大卡車,跨越當雄草原,穿過羊八井石峽,直抵青藏公路的終點——拉薩市。在青藏公路開通后的慶祝儀式上,剛剛從工地下來的慕生忠沒有來得及換軍裝,而是穿著一件和筑路人員一樣的舊棉襖。短短7個月零4天的時間,慕生忠帶領一萬多名軍民跨越25座雪山,修建了1283公里(格爾木至拉薩段)的青藏公路,創造了新中國公路建設史上的奇跡。12月25日,康藏公路 (后改稱為川藏公路)、青藏公路在拉薩勝利舉行通車典禮。

1982年、1989年、1993年,慕生忠不顧年事已高,先后三次走上青藏線。每當回憶起當年筑路的艱難歲月,他總忍不住熱烈盈眶,情不自禁地說:“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歲月是在青藏高原上的荒漠冰川凍土間度過,我思念這里的山山水水。”

1994年10月19日,慕生忠將軍在蘭州逝世。臨終前,他留下遺言,將他的骨灰撒在昆侖山上、沱沱河畔。從此他的英魂與青藏公路同在。以慕生忠將軍為代表的老一輩開拓者,在生命禁區——青藏高原以一錘一鍬的跬步之功鑿出了2100公里(西寧至拉薩段,后經改建全長1948公里)的高原天路。在他們身上,永遠鐫刻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頑強拼搏、甘當路石、軍民一家、民族團結”的“兩路”精神,西藏人民將永遠銘記!

政務APP

政務微信

政務微博

极速排列3 兖州市 | 迭部县 | 平定县 | 太谷县 | 余江县 | 定远县 | 香河县 | 察哈 | 古蔺县 | 南部县 | 南京市 | 大名县 | 汶川县 | 桃园市 | 六安市 | 齐河县 | 邛崃市 | 犍为县 | 仪征市 | 鹤壁市 | 鹤岗市 | 两当县 | 绥宁县 | 溧阳市 | 台南县 | 大同市 | 南康市 | 济宁市 | 五大连池市 | 台北市 | 上蔡县 | 噶尔县 |